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1、领导换了,却变成了有两个领导--

加完班,依赢看看光阴又到了晚上十点多了,这段光阴感到老有做不完的工作,直属上司换了,原本的直属上司从正职直接原地降为了副职,全部公司一片哗然------说什么的都有,各类传言四起,有人说由于齐总近两年贩卖业绩不停上不去,有人说是由于齐总跟某一大年夜型供应商的关系不正当,也有人说齐总被降职明摆着便是总公司上面没有人---此次被一同降职的还有别的一个区的一个老总,不过那个老总好歹总公司给他换了别的一个区,去另一个区做副总,换了个情况、客户也随之换了另一批,只有齐总,原地降为副总,今后相处起来何其为难,更何况,依赢作为总经理助理,原先做的便是帮忙正总、和谐副总以及员工之间的统统事件,以及治理后勤、掩护客户关系等。这下好了,这么大年夜个难题摆在眼前,依赢感觉A市的天空加倍灰蒙蒙的一片了。

新来的老总,姓袁,叫袁飞,脸圆圆的,虽然是85年的,刚三十出头,正值而立之年,从另一个区的副总提上来到新都区做认真人--总公司的人事任免上写的是副总(主持事情),然则每次依赢面对他的时刻,依赢都感觉他年轻的脸上显着又走漏着老练 ,就像王漆那天在欢迎新老总以及欢送王漆这个新都区原副总用饭时,对依赢说的那样,袁老是个多疑的人,他绝对不会有齐总那么教材气肯为下属措辞的,依赢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王漆讲的时刻还特意顿了顿,着末照样说了句:“据说他给一些供应商拿一些极俏的货时还问供应商要返点的。”当时说完这句话后王漆还如释重负一样,抬开端长舒了一口气,依赢听到“还问供应商要返点”时,先是愣了愣,而后也追上王漆一齐朝两人泊车的车库偏向走去。依赢当时愣了愣,一方面是由于原本虽然也据说过某些副总、老总问供应商要钱之类的工作,但也只是据说而已,没想到袁总也是;二是感觉王漆居然连这么隐秘而忌讳的话题奉告给了她,确凿也是把她当成了在这个公司为数不多的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,怪不得王漆在说之前顿了顿,但着末照样奉告了依赢,而且说完后他还像松了一口气一样---

不想了,光阴也不早了,本日上班忙了整整一天,晚上加完班回到家,促洗完澡,已经十一点多了,依赢心里有个声音:睡觉了,本日晚上就算有天大年夜的事发生我也不管了,也管不了,翌日睡醒再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