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《自己的嫁衣》的读后感

去年夏天,陈子善老师寄来两册《张爱玲的风俗》,一册是赐我的,另一册嘱转送章品镇老师,由于此中选了章老的一篇旧作《〈传奇〉的印象》。于是想到,章老从事文艺事情六十余年,平生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,自己则惜墨如金,然每一文出,不雅者必奔波传诵。革新开放以来的新作,有了三联的一本《花木丛中人常在》,此前的旧作至今仍未能结集,岂弗成惜!其时适江苏作协编“老作家文库”,抓我当差,遂与章老联系,拟编一部《章品镇文集》。哪知章老却以所何为少,不能成“集”,坚辞不许。几经磋商,章老方松口,允以翌日未来,即待他的两本新书问世后,从三本书中精选一册。这“两本新书”之一,便是收入“开卷文丛”第二辑的这本《自己的嫁衣》(岳麓书社20XX年3月版)。

收在这本新书中的四十一篇文章,有一半恰是章老的旧作,约占汇集到的旧作的十分之三。作品依时序编排,第一篇《挑“西瓜”的痴连元》作于一九三七年,当时章老才是十五岁的中门生,一篇人物素描就写得有张有弛,比本日的许多小说还好看。一九四三年,章老开始编《诗歌线》副刊,此前此后,自己也写了不少诗,还有多少杂文。此中就有那篇《对〈传奇〉的印象》,但翰墨有了些删减。在每一篇旧作的后面,章老都有附言或补记,交卸那诗文写作的背景,分外是相关人物的命运,这也是杰出的小品文。

新书首发式确当晚,我陪陈子善和严锋去看望章老,他因胆囊不适,住在省人夷易近病院里,虽然瘦弱得厉害,但气色尚佳,谈锋尤健。我的印象中,要说二十世纪的文坛掌故,在江苏没有比章老更清楚的了。他进入文化界甚早,后来由于事情的便利,与前辈文化人有着亲昵的打仗。他是有心人,影象力又好,以是百年往事,只要提个头,他就如数家珍。错综繁杂的人物与事故,经他条分缕析,便豁然豁达,津津有味,颇有点据说书的味道。而章老亦以写人物见长,两个细节,寥寥数语,经常就能将一小我写活。这阐明他的察看力、对人情圆滑的理解非同一样平常,说话表达功力也十分深挚。我无意偶尔想,章老昔时假使搞创作写小说,成就必然不会差。这本书里,他写多年的老同伙是如斯,写旅途上一壁之缘的陌生人同样如斯。书中的几篇纪行,写景固然不乏点睛之笔,但他笔下重生气盎然的,照样同游的同伙们。他的叙事功夫也很高,一篇《交臂掉之述例》,将几十年间可遇可求、遇而未求的珍籍文玩,写得活色生喷鼻,让如我之辈的后生,无比欣羡。这本书中,还插配了几十幅贵重的老照片,有章老与卞之琳、傅抱石、陈之佛、林散之、孙望、陈瘦竹、赵瑞蕻、冯亦代、王辛笛、贾植芳、周珏良、辛熟年、李俊夷易近、潘旭澜、陆文夫、范曾等朋侪的合影,也有章老与家人晚辈的生活照,不只为读者供给了活跃的形象参照,而且每一幅照片后面,都有故事。

在《艺术》一文中,章老从欣赏雨花石起兴,说到对艺术品的批评,以为“气韵活跃”该是“驾乎“神似”之上的”。“有些作品是传了神的,但说它“气韵活跃”彷佛还毛病什么。毛病什么呢?是作者的情感不敷强烈以致没有情感,由表及里都是冷冰冰的。是以,我感觉作者不只要传客体的神,更紧张的是在传客体的神的同时,要有主体的神可传。”章老因此自已的写作,实践了这一信条的。

章老以《自己的嫁衣》为书名,显然典出秦韬玉的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,我也就从《贫女》中剥得一句,来作此文的标题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